香港雙語學童的特點
 

香港,一般人會視學好英語為晉身「專業人仕」或接受更高等教育的必要條件,但實際上,若只懂中文,生活也絕無困難,故一般學生都認為學英語只為提高社會地位。在這心態下,學生是「被逼」去學習英語(forced bilinguals)

例如聖約瑟中學建議改用母語教學,其附屬小學的家長對此事反應激烈,認為學校將會降格,影響學生前途,曾上街抗議。也有一些在本年教署實施的教學語言分組中,被評為不適合用英語學習的小六學生,當被分派往一所普通程度的中文中學時,其家長仍寧可轉往一無論在紀律和成績都偏低的英文中學。

香港學童在日常溝通上有一習慣:用粵語交談間常夾雜著一些英語,以顯出特別。例如 〝你今日好 In 。〞(你的打扮很合潮流);〝你去唔去concert?〞(你去演唱會嗎?)。據調查發現,有35﹪被調查人士在平日中經常使用此等「混合語」(莊遜基)。

有些學生在書寫中文時如遇到不懂的詞彙,便會用英文字拼出讀音代替。曾有學生在作文中用 〝cool-臣〞代替 〝坐墊〞;〝多喝一些〞 寫成 〝飲多D〞。

社群中會創出一些似是而非的俚語或隱語(Jargons)。例如會將 〝喜歡嗎?〞 說做 〝like 唔 like-key?〞;〝囂張〞 說做 〝In-ch〞。

中國人幼受庭訓,要謙虛,而說英語在香港人眼中被視為優越,這兩種情意互相矛盾,令很多學童即使努力學習英語,也絕少在日常生活上使用,避免被視為崇外。於是一般學童在不同場合便用不同語文作溝通,例如在學校內用英語學習;和朋輩交談時用中、英夾雜的中式英語(Chinglish);和家人交談或日常生活應對則用中文。

香港,很多家庭都僱用菲藉女傭,家長與女傭多會以英語交談,與家人則使用中文,或中、英混合語。兒童在此中、英語言混雜之環境下生活,亦會習慣對不同對象說不同語文。

學生在日常生活上缺少練習英語機會,而很多教師在授課時會中、英語混雜使用。據統計,教師平均每18秒便轉換使用的語言(Johnson,1984)。加上日常慣用的廣東口語和書面語在語法上有很大的差距,學生單學會掌握中文已非易事。在兩者不能兼顧下,造成現代香港的學童在中、英語的運用能力普遍偏低。

最近一次國際閱讀研究指出,本港學生在閱讀中文敘事性文字的能力較弱。另一次1984年的調查顯示,許多小六學生的英語詞彙和文法能力,與應付中一英語課本所需的技能相距甚遠。

 

提高香港學生中、英語文水平的建議
 

一.緒言

傳統上,很多人認為若以第二語言(英文)教學,雖然會提高對第二語言的水平,但會阻礙學生對學科知識的吸收;若以第一語言(中文)作教學媒介,雖免除對各學科的學習障礙,但亦犧牲了對第二語言的學習。然而 Swain 並不同意,他認為若透過一設計完善之雙語課程(以英語教學),則無論在中、英語文和各學科上均能學好。

二. Swain 的主要理論

(A)第二語言的閾限 按照 Swain 的假設,若學生的英語達到閾限才以英語教學,則學科學習和語言學習使可相輔相成,否則只會阻礙學科知識的吸收。基於此假設,若要發展學生的雙語能力,實應盡快使學生的第二語言達至閾限。

(B)不同的語言間有共通性 〝與語言運用和演譯有關的認知語言技巧是有共通點的〞(Cummis,1980), 所以學生掌握好一種語言的運用後,很快便能掌握另一種語言。而 Swain 在1984年對日本學生所做的研究,亦顯示了在相同學習時間內,年歲較大的學生所掌握的英語能力較年幼的高。

(C)滲透課程的模式 Swain 根據加拿大的例子提出了三種模式:

1.早階段全滲透課程──入學首一、二年全用第二語言教學,以後再逐漸加入第一語言教授的科目。(學生很快達到第二語言的閾限,無論在語文和學科上均可學好。)

2.早階段部份滲透課程──從入學開始,每天有1/2時間用第一語言教學,另一半時間用第二語言。(阻礙了學生學習學科知識,亦減慢達到第二語言閾限。)

3.後階段滲透課程──學生到較大年紀才以第二語言作大部份學科的教學語言。(在閱讀理解中表現較好,顯示掌握好母語後,第二語言亦較易掌握。)

(D)密集式課程 通過此種課程可讓學生盡快達到第二語言閾限,目的是使學生從學習第二語言到利用第二語言去學習其他學科。實行方式有二:

1.利用早階段全滲透課程,在年幼時盡快讓學生達到第二語言閾限。

2.學生在較大年紀才學第二語言,之後接受一個為期數月的密集式課程,內容包括

其他學科使用的第二語言詞彙,使學生能適應以第二語言學習。

(E)雙語課程的兩種取向

1.分隔法──將第一和第二語言以人、課堂、時間等層面分隔使用。

2.混合法──將兩種語言在同一課堂上混合使用。(香港很多英文中學的實況)

研究結果顯示利用混合法時,學生多不理會第二語言的部份,阻延了達到閾限的速度;而分隔法則較易使學生的第二語言達到閾限(Legaretta,1979)。

 三.改善香港學生雙語能力之建議 以下建議皆針對香港情況而提出,其中引用有關 Swain 提出的論點,請參照以上簡介。

1.若要學生的英語水平達至閾限,可提供兩種模式供家長選擇:

1-1.早階段全英語滲透課程──在小一入學時,除了中文列為一個學科外,其餘

學科均以英語教授,這樣有助保持中文的技能,有助學習第二語言。這方法

使學生在早期便迅速達到英語閾限,雖犧牲其他學科的學習(初期各學科內容

不太艱深,影響不應太大),但到較高年級時,學生的英語已能充分掌握。

1-2.從幼稚園到小三均以母語教學,集中發展中文讀寫及「高階」口語,打穩母

語基礎,到小四時(已進入具體運思期),學生應有良好的學習能力。因應語

文共通性的特點,以便將母語所學的技巧轉移於學英語上。由小四至小六提

供為期三年的英文科語文課程,為學生升讀以英語教學的學校作好準備。


2.
升中前測試學生(一)母語的運用能力;(二)以英語學習的基本能力。如中、英文能力均達至閾限,可選擇英語媒介作教學語言,發展雙語能力;反之應選中文中學,繼續打穩語文基礎。

3.糾正社會對中文中學為次等之誤解,消除學生利用中文學習時之自卑及挫敗感,使其能學好母語。

4.部份中文中學可採用後階段英語滲透課程。在中三開始滲入一些用英語作媒介之科目(主要是理科),而且逐漸增加,以達用英語教授大部份科目。有研究指出利用後階段滲透課程的學生在測試中顯示較佳的閱讀理解能力(Lapkin,1983)。

5.密集式銜接課程(intensive bridging program)

5-1.針對英文中學而設的中一密集式銜接課程。內容應跨越英語學習及其他學科,俾學生能迅速提高用英語學習的能力,使能應付一般課文內容。

5-2.針對中文中學而設的中六至中七密集式銜接課程。讓學生在短時間內進修英語,內容除了以「學術用途」為目標外,還應包括「特定用途」(黃顯華等1993,《香港教育邁向2000年》。商務,p.71)。使學生能適合從中文學習為主的環境轉入以英文教學的專上教育,或社會就業實際所需。

6.以分隔法進行教學(separation approach)

6-1.增加資源,培訓以英語作教學語言的老師。

6-2.鼓勵學生在英語環境下說英語。

|回頂端|回目錄頁|回首頁|

Copyright © 立圻教學研討室, Aug,1999 (H.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