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與創造論
(陳天僑)

一、進化論是一種假設

  最近二年來,對「中國是否需要宗教」的問題,報刊文章很多,大家各抒己見,希望通過討論,能找到正確的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這是個好現象。的確,做人不能醉生夢死,糊涂畢生;不可鼠目寸光,急功近利。人生要過得有意義,有價值。有真知灼見,高瞻遠矚;能找到解決人生最重大,最根本真理。生命短暫,韶光易逝;不能虛度年華,蹉跎歲月,務期善用此生,找到光輝之未來,錦繡之前程。為此必須看得準,走得穩,撇棄一切成見,防止先入為主;以進行客觀之思考探索,俾可找到正確無誤的答案。不僅有豐盛的今生,且有榮美無比,確實可期的來生。既利己又利人,何樂而不為!

  縱觀各文,意見不一;大致都希望有適合中國國情之宗教。至於是一神教、多神教……等等,可就諸說紛紜,莫衷一是了。但絕大多數文章論點都有一個奇怪的共同之處;那就是作者本人未必真正相信有神,往往站在無神論的立場,來討論要不要樹立有神的宗教;需不需要塑造假定存在的神;以彌補教育工作之不足,司法制度之欠缺,社會風尚之敗落,道德倫理之淪喪;並藉此給人類以寄托。在此假定下,宗教成為臆想而非客觀的自我安慰,自我薰陶,和修身養性;在假設的幻境來自求解脫,或自得其樂而已。若確是如此的話,倒真的可以對「東方的」宗教、或「西方的」宗教,做任意的取捨,因為既然都是空中樓閣,是沙地上建屋;沒有理性基礎,缺乏理智根源;為此要怎麼塑造都無不可;只要根據「國情」、「需要」、「文化背景」、來設計定型。因為反正神的存在是假定的;只在勸人為善而已。卻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立論之先,無形中已戴上有色眼鏡;不知不覺中了進化論的毒,盲目地站在無神論的立場,主觀地否認了上帝的真實存在;否定了人類之真正起源。以至視野不清,是非不明,坐井觀天,產生判斷的大錯誤!

  為此,在討論「要不要宗教,及需要何種宗教」這一重大而嚴肅的問題之先,首先應該對「進化論」這一門披著「科學」外衣的虛偽理論,作一番必要的探索、研究、及批判,以廓清視野。免得一葉蔽目,產生瞎子摸象的錯覺,而走向人生之歧途。

  筆者年輕時,一度是堅決的無神論者,也跟許多人一樣,相信進化論是確鑿無誤的科學。當時對人生真理甚感興趣。在就讀於北京清華大學時,曾特地到生物系去修習「進化論」這門課;想探索生命之起源。講者是系主任陳楨教授,乃中國學術研究有素的進化論學者(早年畢業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當時國內尚未開展思想改造運動,教師上課可以暢所欲言。記得上進化論的第一堂課時,這位頭發斑白,誠懇安祥,畢生研究進化論的權威,劈頭第一句話是︰「同學們,你們不要以為『進化論』是科學,其實,進化論不過是人的設想……。」言下之意︰進化論不能當作科學,只不過是人想像出來的假定或假設。這話使我內心感到震動,其餘波一直在腦際回旋蕩漾……什麼?進化論不是科學。要是此話出於常人之口,聽過就算了;但如今是一位高等學府的系主任,治學謹嚴,對進化論之說有權威;在講台上正式宣告進化論不能當作科學;這就令人費解,值得深思;有必要追索究竟了!因為人的生命極其短促,一幌就過,前面的路萬不能走錯!要是進化論是假的,是偽科學,猿猴也根本不可能變成人類!……要是這樣的話,那生命是怎樣的起源只有兩種可能性︰不是進化而來,就是創造而來;再沒第三種可能性。進化論如不能成立,則創造論就必是真理,上帝的存在也必有定論,有確証。如果上帝肯定存在,則人生的道路當有全然不同的新目標,新方向和新境界。為此對於進化論之基本論點及影響,必須加以仔細思考,以辨別其真偽;決不可盲目附從。

  此後,筆者就對進化論持定客觀剖析的態度;決不隨波逐流,人雲亦雲。以下就先來談談進化論之嚴重危害性,然後再對它進行必要的分析批判。

  進化論對全人類之嚴重危害性

  自從十九世紀法國生物學家拉馬克最初提出「用進廢退論」(Theory of Use and Disuse)以後,英國的達爾文和美國的華來士,都相繼在此基礎上,同時提出「物種進化理論」。由於達爾文的設想要多得多,後人都稱進化論為「達爾文主義」。當時達爾文從表面上觀察,認為整體生物界都在進行「弱肉強食的生存競爭」。而鬥爭的結果是「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所以「優勝劣敗」,「物競天擇」。於是達爾文竟進一步設想出一種理論︰他提出由於生存競爭之需要,適者生存的結果,物種能進化而成更優勝的其他的物種;認為生命之起源是來自不斷的進化。這一理論在社會學和人類學方面之推論,不外乎肯定國家與國家,民族與民族,個人與個人之關系。此種謬論之出籠,已在人類史上不斷形成一系列慘痛之巨瘡,後果非常慘烈。

二、批判進化論的基本論點

  進化論的虛偽性

  一般人對於進化論的虛偽性認識不足,甚至連許多科學工作者︰包括生物學家、歷史學家、人類學家等,都會受其蒙蔽,是因無暇親身對進化論加以剖析思考,又錯站無神論的立場;就必然跟著一些古生物學家跑。至於研究古生物學的人,也因不信有上帝,就只會認定前人下的錯誤結論;盲目跟隨,瞎子跟瞎子。又以科學家的身分,以訛傳訛,照本宣讀;以致使一般常人都誤以為進化論是科學;真的認為人是所謂長類猿猴,演化而來。還將進化論放在正規的學校課程中不加批判地傳授。不僅「生物學」、「人類學」等課程如此;各種「百科全書」也照搬;連歷史教科書亦然;無論「中國通史」、「美國歷史」、「西洋通史」乃至「世界史」,一提及人類始祖,就舉什麼「周口店」、「山頂洞」、「爪哇」、非洲的猿骨碎片,作為自己祖宗的神聖遺物。一些傳媒因不明真相,也刻意散播;致使無數天真兒童,無邪學子從小深受大害;自幼就在腦中生發出錯誤之極的世界觀和人生觀。甚至終身都擺脫不了錯誤陰影,實在可惜。以下這段批判進化論的文字,筆者試圖寫得深入淺出。懇請諸君耐心閱讀玩味,以辨明是非,區分真偽,俾可走出迷津,步向自由光明。故切勿等閑視之!

  從水牛角談起

  記得清華大學生物系主任陳楨教授,當年在上第一堂進化論時,曾經即刻舉出一則實例,表明進化論不能自圓其說,非常有說服力。他說︰「你們看見過中國江南的水牛嗎?水牛的角是什麼形狀的?是彎的,呈圓弧形,角尖是向後向內長的。這樣的角對生存競爭有何好處?」經他這樣一提,大家都想起中國農村的牛來了。中國農村中有兩種耕牛︰一種是黃牛,模樣很像西班牙的野牛;角是向外向前方長的。一種是水牛,它的一對大角是向後彎向頸部的。分析水牛角的形狀,的確發現它對生存競爭一無好處。但根據進化論,這對大水牛角是牛經歷了許多許多萬年,因生存競爭的需要,通過「優勝劣敗」,「適者生存」,「物競天擇」的步驟;牛角才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終於發展成今日的模樣。所以凡是能延續下來的水牛品種,應該是強者、優者,適合於生存鬥爭者。可是中國水牛角的形狀,實在對生存鬥爭不利,既不能禦敵,又無從自衛;毫無優越之處;對此進化論無從解釋。陳楨的這一席話,對於迷信進化論,堅持無神論的蔽塞腦袋,起了開竅啟蒙的作用,使我有所醒悟。從此之後,對達爾文的理論進行再思考,再衡量,再批判,逐步轉變觀點,終於找到崇高而堅穩的真理立場,得以發現豁然開朗,金光萬道的自由境界。我之所以能明白真理,擺脫進化論的錯誤,完全是上帝的洪恩厚愛。

  其實,何止水牛角,君不見許多羊角也長成彎形的,且彎向後方,甚至彎曲而成螺旋形的。試問︰既然經過許多萬年的進化,怎麼把角尖逐步卷到圓圈裡面去了?這類失去攻守自衛品種,怎麼都生存下來了?再看看野生公鹿的角,呈樹枝形的,為什麼不長得像犀牛角那樣?有些品種的野公鹿頭上的雙角似旗杆,高過一公尺;既不利進攻,又不便逃遁;在森林地帶更易被樹枝勾撞,多不方便,有何優越之處?還有各種母獸,它們同樣需要自衛及護幼,卻大都沒有角。這些實例,進化論都無法解釋。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動物園裡美麗的花孔雀,常常吸引許多游客。它那綠色為底,鑲滿對稱彩色的羽毛,非常耀眼。孔雀開屏,就似一頂勻稱、調和、燦爛奪目的大花傘,確實好看。據進化論者說︰孔雀羽毛這樣美,是為適應印度恆河流域的綠色世界,經漫長的時代而演化成的;要不是有這保護色,它們早就在「生存競爭」的環境中淘汰了。但花孔雀籠旁,卻常常展出全身雪白的白孔雀有一種端麗之美。奇怪的是︰白孔雀居然能以其潔白之驅,也在同一恆河流域的綠色世界中,經歷漫長的年歲,滋生綿延,繁殖後代,直到今日。它們沒有任何保護色,一樣能生存。這用進化理論又是講不通的。

  需要與進化

  波斯貓很美,全身披滿白長毛。更引人注意的是那怪眼睛一隻金黃色、一隻天藍色,被稱為「金銀眼」。據說雙眼功用完全一樣,其金銀眼,完全由於「愛美的天性,競爭的需要」而進化來的。然而其它的動物雖少有這樣的眼睛,卻照樣傳「種」接代,毫無影響。不過,愛美確是動物的天性,更是人類的天性;人都喜愛對鏡自照;鏡中尊容,是「永遠看不厭的哲學書」。人在打扮上所費的時間及代價,每每不惜工本。人類既有這樣強烈的愛美需求,為何經歷了這麼長的年代(據進化論者說的)而至今日;試舉目四望,仍未見遍地多是俊男美女?其實人之需求還多呢︰人何嘗不想入水潛泳,凌空飛翔,黑夜放光?可是人體就是長不出魚鰓,鳥翼,螢光……。連最切需的禦寒之衣都要另加。今後人體也永遠不會進化出毛衣來。

  尾巴會退化?

  談過貓眼睛,再談貓尾巴。君可知尾巴之功能?尾巴用處可大呢!貓之能爬高跳低,不會跌死;是因下跌時尾巴鼓動氣浪,產生平衡緩沖,減慢下降速度,保持身體方位(頭居上,腳朝下)的作用。尾巴割去的貓就易跌死。

  那麼請問︰跳躍於高聳樹枝上的猿猴,難道會不需要尾巴?任憑尾巴退化而「演化」成人?看來恰好相反,「短尾巴猴」更可能是「短命猴」容易跌死,先被淘汰。從「生存競爭的需要」,「用進廢退」的進化角度來說,不但猴子的尾巴不會退化;猿猴的毛皮也決不會退化;因為生活環境始終需要尾巴和毛皮。進化論再有一種說法︰猿猴的生活環境曾從高處趨向地面,這設想也不能成立。現代的研究証明︰猿猴的生活有更朝樹棲方向發展的趨勢。因為樹棲生活安全、舒適。猴子一天中最危險的時間是在清晨,悄悄下樹,到溪泉旁偷飲水的片刻;這是最易受地面猛獸攻擊。所以猴子一飲完水,即刻向樹上爬!

  其實,別說生活在高處的猴子,就是平地上的大象、牛羊……也都愛惜自己的尾巴。看那象尾巴不斷搖拽,驅趕蚊蠅,何等自在。要是沒有尾巴,怕不給小蟲們叮個半死?現今知道動物的每一樣器官都有用途,連人體的盲腸、腮腺,都有意想不到的大用途。所謂「退化的殘績」已是不能成立的概念。誰能舉行出一樣退化到中途,廢而不用的人體器官或動物器官?事實是︰生物體內既無退化的跡象,亦無進化的跡象。一切傳種接代的繁衍,都按DNA遺傳基因的信息正確傳遞;而DNA本身都非常穩定,不存在亦不需要進化。

  進化程序可信嗎?

  「可是猿猴總是除人以外最聰明的動物吧?」許多人這樣想。那知現在發現︰許多動物都非常聰明,不亞於猿猴;某些方面,甚至更超過猿類。你曾見過馬之複雜舞技,象之機警靈敏,犬之豐富感情嗎?愈來愈多的人認為︰海豚才是最聰明的動物。海豚有複雜的語言訊號,善於分析環境,辨認事物。受訓後能做各種特技表演︰肯集體舞蹈,也願個別演出;又樂意長期與人為伴,極善體察人意,是最富於人情味的動物。海豚經特殊訓練後,能辨別軍艦鋼板的合金成分,還能替人尋找水雷。故此,軍事科學家曾在海豚身上大費功夫,以作軍用。受訓後一條海豚價值三萬美元。可是海豚的智力地位與進化論者想像的進化程序是不一致的;進化論者認為最初的生命現象出現在水中,由簡單而複雜。等到動物從水中變成兩棲動物,再能完全過陸地生活後,就更加聰明,因為陸地生活環境複雜使然。因此水生動物智力就相對地比陸上動物遠為低下。恩格斯在「自然辯証法」一書中就這樣主張。可是現代証明︰海獅、海豹、殺人鯨都非常聰明。都可訓練而表演雜技;還善與人合作共演;精彩絕倫。而海豚從不上陸,更是特別聰明。某些項目,海豚只學幾次就會;猿猴學了上百次還不成。所以進化論者的主觀設想是完全沒有根據的。

  單細胞也能生生不息,何需進化!

  你看過顯微鏡底下「阿米巴」嗎?阿米巴又叫變形蟲,是被稱為結構最簡單的單細胞動物。活像一個裝了膠水的透明塑膠袋;只是非常小,肉眼看不到。顯微鏡下可見這「膠袋」向某個方向凸出一塊,細胞就徐徐向此方向移動,這就是阿米巴的行路。要是碰到一塊食物,就在細胞壁接觸到的地方開個小口,那個口處就是「口腔」了。等食物進入「體」 內,形成一個圓形「食物胞」。「食物胞」流經之處就是腸胃道。同時漸漸分泌消化液,加以消化,食物逐漸變小。留下的渣滓碰到細胞壁的任何一處,就在那處壁上開口,那開口處就是「肛門」,把渣滓排出體外,再自動封了口,完成了消化、吸收、排泄的完整過程。如附近出現糖粒,它有辨味覓食的功能。何地射來日光,阿米巴有趨光性;何時氣候寒冷,變形蟲也要感受得到,就自動縮成一團,成為球體以縮小散熱的表面面積以禦寒。因球形散熱面積最小。要是繼續變冷,它就增厚細胞壁抗寒,又靜止不動,避免消耗熱量,但並非完全進入「冬眠」狀態;那麼它在幹什麼?原來它躲在細胞壁內進行細胞分裂;等到氣候轉暖時,細胞壁就裂開,出來二個變形蟲,完成繁殖功能。這些過程都極為奇妙複雜,且是在一個極微小之單細胞內進行。可惜,變形蟲卻被進化論者看作最簡單、最原始、最低級的動物;只因它是微乎其微,肉眼不察的單細胞。

  從細胞學的角度來看,那常人鄙視的「阿米巴」卻是功能極多樣,行為極複雜,結構極奇妙的細胞。因為它無眼、無口、無鼻、無大腦、無神經、無肌肉、無骨骼、無血管、無四肢……。一句話,無任何器官與系統;僅僅以一個最簡單的單細胞,卻能進行攝食、消化、吸收、排泄、感覺、行動、呼吸、循環、適應、再生和繁殖等全部生命現象,你說奇妙不奇妙?如何可說這是原始、低級的動物?要知道它還能適應目前如此複雜的生活環境(這些單細胞生物甚至還能自動產生抗體,以對抗人類發明的結構極為複雜的化學藥劑),它又經歷了跟人類同樣悠久的所謂「種族競爭」歷史。看來它的年代,比各種雄碩強悍的恐龍要長得多。巨大的恐龍早已絕跡了,微小的阿米巴卻延續了下來。

  值得深思的是︰阿米巴以單細胞的個體,連一個細胞都未見增加,也無需增加,就足以應付環境的變化,而代代相傳,生生不息,何需進化!不但是阿米巴,所有動植物的有機組織,都極其穩定,因DNA遺傳基因極其穩定,從未出現物種進化現象,也迄無新的物種出現。從阿米巴的種族史,已可看出全能的上帝創造智慧之無窮。上帝最初創造時是怎樣,就永遠是怎樣。原本創造的是單細胞動物,就可以單細胞的結構,代代相繼,永遠綿延。從最初的第一代,就具備及儲存了以後無限代的發展規律;根本無需進化,也不可能進化!

三、上帝奇妙的証據!

  人類發明的船舶、汽車、飛機等運輸工具;其結構、材料、動力、運轉原理等有許多相似的地方;也有各自特異的性能。例如它們都需要燃油,都有活塞、汽缸、或燃氣機裝置。通常利用化學能轉化為機械能及電能等。這充分說明船舶、汽車、飛機等都是由相同的設計者人類,根據同樣的科學原理,以相仿的材料進行設計、製造和運用。又為了適應各種不同的用途,各種機械必須具有本身的特異性,來適應各種不同的使用環境和條件。例如陸上運輸跟海運及空運各有不同特點和需要。因此船舶、汽車和飛機各有個別特異性能。所以這些相似性和特異性,處處顯出設計製造者的智能與匠心。因而不同產品的存在,不但顯示出設計者和製造者的存在,也顯示出被造物與製作者之間的關係。然而被造物之間卻不存在彼此進化關系。故人不能說,汽車是船舶進化的,而飛機是由汽車演化過來的;這就把它們的關係弄錯,鬧成笑話。

  生物界各種各類間的相似性與特異性也處處存在,正可處處証明造物主的創造大功與無窮智慧。近代分子生物學已發現;所有一百多萬種不同的動物細胞體,竟都藏著同樣一本「遺傳密碼」;即都由相同的信號規律,決定著所有動物的遺體繁殖過程。從原子物理的角度來看;芸芸眾生,雖是千姿百態;惟其物質的組成粒子均相同。從電子、質子等微粒世界,至浩瀚無際之太空星球,無不受同樣的空間力學操縱著。相對論力學與牛頓古典力學實際上是相仿一致的。相對論力學除去高速因子,就成古典力學。這都說明全能的神,從一本造出萬有;即萬物均起源於同一位創造主。由此也顯出上帝之神智,神能無限。具有同一規律的、進行永恆運動的、無限廣大的物質世界的存在,証實了獨一的、無限的、思維與製約存在;亦即無窮之全能上帝之必然存在。

  我們使用望遠鏡,總要把「目鏡」放在眼前,「物鏡」對準目標,才能看得清楚準確。要是「物鏡」和「目鏡」倒置,必然出現大錯覺。我們用心靈的機能來觀察、思考、分析萬物,也必須位置對準--立場正確。進化論者是從一個完全錯誤的立足點出發(先肯定不可能有神);不願站在被造的地位來觀察解釋被造的大千世界--充滿規律的生物界和非生物界;以致得出一系列完全錯誤的結論。他們從「無神論」的立場,進行分析與比較,列出各種所謂「進化的証據」︰包括分類學的「証據」(對各種動物作分類與比較);解剖學的「証據」(比較動物機體結構上異同);胚胎學的「証據」(比較動物胚胎發生過程的異同);生物化學的「証據」(比較動物的化學成分等);古生物學的「証據」(比較古今生物之異同);以及地理分的「証據」(比較不同地理位置動物之異同)等等。其實所有這些「証據」,無非在羅列動物的相似性與特異性;即共同點和不同點。恰恰都是創造論者的有力証據,也是《聖經》史實的明確注解,一目了然,無可推諉。可惜進化論者之無神觀念,已先入為主︰從錯誤的觀點立場,得出錯誤的思考判斷。一股勁地鑽了進去,難以再鑽出來。始終擺脫不了這一智力和推理上的束縛。幾乎完全失去對上帝必然存在的想象力與推斷力。一味從「不會有神」的主觀出發,作出各種毫無根據的假設;從而推演出許多錯謬而不幸的結論。既誤了別人,又誤了自己,豈不可嘆!

  荒唐的假定

  1951年蘇聯科學院院士奧巴林到中國上海科學院來演講有關「生命的起源」問題。他是蘇聯聞名的進化論者,是奉命來「教育」中國人的。筆者也去聆聽。他從頭講到尾,都是一系列假定︰假定在多少萬年前,假定是在海邊,假定在某種壓力、某種化學環境中;假定一些物質的分子會碰撞而偶然形成一種胺基酸或蛋白質分子,假定這種分子結構會出現生命現象……。完全以毫無根據的假想為前提,從未想到生命現象的無比複雜性;即使是最簡單的任何有生命的個體,都必須同時具備維持自身生命,適應環境的本能,和延續種族生命,傳遞各種訊息的本能。而且其遺傳基因要能記憶約束到以後無窮代的發展,否則就不能保存個體,更無從衍生後代!

  要是有一大箱英文方塊字碼A、B、C、D、E……,誰能把它不斷搖動、碰撞;使之產生出一句句子,或一篇文章?而這句子或文章能進而控製其他的字碼,又繼續碰撞,使之進行系統的選擇結合;而又產生相似的字句或文章?以後又能無限止地繼續碰撞運動;不斷產生一系列相仿的字句或文章。這有可能嗎?再說無生命的物質︰如A、B、C、D方塊字碼,或各種分子、原子,如何會自己具有運動的能量?如何會自動生發出意志?管理的意志?繁衍的意志?且是如此複雜而持久、竟能記憶傳遞控製到無窮代的意志?有誰說可能,就顯得荒唐透頂!

  奇妙的創造

  一隻雞蛋最初的胚胎單細胞,不只能決定一隻雞的全部結構、機能和形態;還能決定以後無數雞,無數代雞的生態結構和活動。至於人的胚胎就更複雜了︰單單一個單細胞的受精卵,要決定一個成人完整的結構和系統︰包括呼吸、循環、消化、排泄、骨骼、肌肉、神經、生殖、內分泌等系統的超過三十萬億個細胞的形成、安置、生長、活動和代謝。簡直奇妙複雜到極點!今日人類發明的汽車內部的電線長達一公里,就都認為人不簡單哪!這是何等聰明的設計,他的技術和製造工藝是何等優越,線路不會接錯一根。可是卻未想到我們人自己體內的血管有多長多複雜︰一個成人的血管的總長度竟達到十萬公里之遙,可繞地球赤道兩圈半!竟極其有規律地分在全身各處;從心臟出發,從粗、到細、到微、延伸到全身每一部位;又從微、到細、到粗、回到心臟;毫不錯亂。從人體脊椎的二旁錐孔中穿出的一對一對的自主神經系統,在不受主觀感覺控製情況下,自動負責管理人體的內臟器官,包括心、肺、胃、腸、肝、膽、胰、腎、膀胱、生殖線、血管、肌肉……,任憑它多麼複雜繁重;卻在人不自覺的情況自動不斷地運作,每一條通過椎孔的神經是由超過三十萬條細神經纖維(神經原)組成的,分到每一器官的每一微小部份,精密細致周到至極,司理感覺、反射、運動、分泌、代謝、順應、保護、平衡等等各種職能。人的眼球後面的神經細胞纖維有一百萬根以上,分別與大腦皮層特定的管理視覺區的細胞相連,不會接錯。要知道人的腦細胞有二千億個以上;個個任務分明,又如此密集分在大腦皮層內。體內的白血球有三百五十億個之多,都是滅菌戰士;在全身不斷巡行。紅血球更是密密麻麻,分在人體各處。血液中的紅血球,每立方毫米就有四百萬到六百萬個。負責運輸和代謝。一個紅血球的分子式有多複雜︰C3032 H4812 N780 Fe4 O872 S12。

  紅血球由骨髓產生,經分化、增殖、成熟、進入血液。別說紅血球了,任何一個有生命的生物活細胞,都比人所發明的任何科技產品,更精妙偉大,根本無法比。(生物體內每一個細胞都有遺傳基因DNA使之各就各位,各得其所。這樣複雜的人體,最初竟都由一個胚胎單細胞裡的廿三對染色體的DNA遺傳基因所記憶、傳遞、控製的。不但如此,一個受精卵內的DNA都能決定以後無數代的無窮多個子孫,通過男女性結合,繁衍後代而世世無窮。又何止人類,連每一種動植物種子細胞裡的DNA都能決定以後無限代的繁衍。且能使之善於適應各種生活環境,並且能與其他動植物界形成相輔相成的平衡關系,複雜奇妙的網狀生態平衡關系。

  精妙的原子與偉大的宇宙

  凡此種種,處處都顯示造物主智慧無窮。而且科學愈發達,發現愈多愈深入,上帝的能力愈彰顯,也就到處能看見神。為此人應該更謙卑,更敬愛上帝。人有什麼可驕傲誇口的呢?人的那一樣創造物能夠與到處存在的任何物質的一個最微小的原子相比呢?原子內的電子環繞中子、質子的旋轉速度是每秒三十萬公里!再想一想,那廣闊無垠的太空中︰我們居住的地球正不斷地以每秒十八點六英哩的速度環繞太陽旋轉;太陽系中的九大行星和上萬顆小星體,又以每秒十三英哩的速度繞著本星團中心旋轉;而本星團又以每秒二百英哩的速度繞著銀河系中心運轉。銀河系共約一千五百億顆類似太陽系的恆星系,更以每秒一百英哩的速度繞著遙遠的河外星系運轉;最後是整體宇宙的所有星系正有條不紊,秩序井然地繞著北方上帝的寶座運轉!(見以賽亞書14:13;約伯記37:22)對此精妙偉大,複雜準確,輪中套輪,蔚為奇觀的億萬星系永恆運轉,我們渺小的人類,只能以無限謙卑崇敬的心,向上帝獻上讚美、感恩和頌揚。就像《聖經》羅馬書1:20所說︰「自從造天地以來,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神恩浩大,歸依真神為上

  為此我們應該猛然醒悟,拋棄進化論繆誤的糟粕,歸向愛我們,賜給我們生命的本源--宇宙的創造主上帝,和獨一的救主耶穌基督。

  上帝最愛世人,整體創造大功是為了人類。人類真是上帝的兒女,只因人犯了罪,就與神隔絕了。從此以後人怕見神,不願有神;內心也變得詭詐險惡。人際關係已缺乏愛心,男人會欺壓女人,人也會虐待殘害動物,動物性格也改變了,出現弱肉強食現象。人生的道路也充滿艱難,有罪的人最終還必須經受死亡之苦。然而上帝仍然愛人類,為了拯救世人,竟讓神子耶穌經受死亡之苦;為人贖罪,使一切信而悔改的人,能品格更新,出死入生,重返樂園,得享永生。

  為此,我們應珍惜天恩,學習與天地之主親密相交,直接溝通。奉耶穌的名向上帝隨時禱告、認罪和讚美,又潛心研讀《聖經》,使自己能更了解真神;多明白上帝救贖人類的計劃,能利用短短餘生,順從真神旨意。與主謙卑同行,和諧同住,榮神益人,必蒙主賜莫大福樂,直到永世無盡!



回到 專題探討